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在毛主席身边的两个小时

发布日期 : 2019-10-08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特约通讯员 王绍君

  1960年5月4日,韩爱民在济南珍珠泉礼堂展室向毛主席汇报科研成果。(大众网)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笔者有幸采访了青岛大学物理系退休教授韩爱民。

  韩爱民年逾八旬,曾在1960年5月向毛主席汇报半导体科技成果,曾在1960年6月出席全国文教群英会,曾在1978年荣获“山东省劳动模范”称号。
  怀着无限崇敬之情,我们来到韩爱民家中。一进家门,书卷气息便扑面而来。韩爱民的家布置得很简单,但是书桌上少不了她挚爱的与半导体相关的资料。这些都是她的两个分别从事半导体技术研究和应用产业开发的儿子近年给她找的最新行业资讯。和蔼可亲的韩爱民张罗我们坐下。聊起当年见到毛主席的情景,韩爱民依然激动不已。
  1958年,周总理向毛主席提出建议:我国要向科学领域进军,赶上世界先进国家。在那个特殊年代,我国科学家们从国外优秀专家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在诸如原子能、电子工业、半导体研究等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果。当年,山东师范学院(山东师范大学的前身)成立了半导体研究所,韩爱民成为该研究所的负责人。1960年,半导体研究所取得了不少学术方面的成果,成功研制出的单晶硅结晶炉在当时是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
  1960年春末夏初,毛主席再次到山东视察。虽已年过花甲,但他仍然坚持深入基层,开展调查研究。这也是他在新中国成立后,在济南停留时间较长的一次。在济南珍珠泉礼堂的一间展室,工作人员提前布置好了山东大学和山东师范学院的部分科研成果,等待毛主席参观。这是主席特地要求的,他希望了解山东科研方面的情况。
  5月4日,毛主席在时任山东省委书记舒同和省长白如冰的陪同下,径直走到山东师范学院的展位前。“一眼望去,我看到主席身着中山装,衣服扣子是松开的,白色衬衣的领扣也是敞开的。他虽然风尘仆仆,却红光满面,精神焕发,身体健壮,不像花甲老人。”谈起当年的一幕,韩爱民记忆犹新。毛主席问韩爱民:“你这么年轻也能搞科学研究?”韩爱民脱口而出:“主席教导我们解放思想。”主席微笑着点点头,对她投以赞许的目光。作为山东师范学院该项目的教师,韩爱民向毛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介绍了单晶炉的研制情况。毛主席微微弓着前身,仔细听着汇报,并询问国外研究情况如何、我们的水平如何等。据韩爱民回忆,毛主席那天的时间非常有限,但是在他们的研究项目上驻足了20多分钟。“那时,我能对答如流,精神完全放松下来,像是在和一位慈祥的长者谈话。”在听完韩爱民的介绍后,毛主席和她握手,并说:“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还能搞科研。”并且激励大家说:“只要我们认真努力,就一定有好的成果,就一定能赶超先进的国家。”
  新闻记者的镁光灯定格下了这个难忘的历史瞬间。
  “毛主席随后逐个看了展室内的几个项目,满意地和省委几位领导交谈着走出房间,说要看看珍珠泉。我们紧随其后,聆听着主席的讲话。这种和谐轻松的氛围感染了我们。”韩爱民说,“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汽车将主席接走了。我站在送行的人群中,还在回味刚才的幸福。”
  回到学校,按照校党委的要求,韩爱民向全校几千名师生汇报了在毛主席身边两个小时的幸福场景。全校师生和她共享了这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能见到毛主席并且向他作学术报告,是科技工作者非常自豪的事情。打那以后,大家的干劲更足了。后来,他们在研究上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韩爱民和她的同事们始终记得毛主席的鼓励。不论条件多么艰苦,他们都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1986年,重建后的青岛大学成立物理系,从中国科技大学、兰州大学、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引进了一批优秀青年教师和试验技术人员,韩爱民即在引进之列。
  由于常年从事半导体研究工作,韩爱民的身体渐渐吃不消了。在研究过程中,有的材料,譬如砷化钾、氢氟酸、甲苯等,都是有毒的。那个年代的防护措施落后,韩爱民的身体健康受到影响,1985年以后,大夫建议韩爱民离开她热爱的实验室。此后,韩爱民将事业重心转向了教书育人。如今,已是桃李满天下,培育出了一大批杰出人才。
  “在毛主席身边的两个小时影响了我的一生,激励了我半个世纪。”如今,80多岁的韩爱民正在家里颐养天年。学生们有不明白的地方请教她,她还是会第一时间给予解答。她也经常给学生们讲起当年毛主席接见科技工作者的故事。她希望把这个故事和毛主席领导中国科技工作者艰苦奋斗的精神,传承给今天推动中国崛起的年青一代;希望一代又一代人努力奋斗,让中国屹立于世界舞台中央。
韩爱民教授退休后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