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一分不差的老上海表

发布日期 : 2019-09-27 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钟祥飞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谁有一块上海手表是相当牛的!那时,一块上海手表的价格是120元,而一个工人的月工资才20多元,需要省吃俭用一年才能买一块表。而且,那个时候物资紧缺,有一块上海手表是特别值得炫耀的事。谁家娶媳妇,想买三大件——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不但需要攒钱,还得托人去买。
  能买到紧缺物资的人去哪里找啊?我们庄上就有一位——我的大伯。他是物资局负责运货的,其实就是赶马车的,叫“车把式”,也叫“车老板子”。庄上人都知道大伯爱喝酒,只要安排点小酒,大伯就能帮忙给买出来。就说他那块上海手表和手提的小收音机吧(当时人们叫它“黑匣子”),手表戴在手腕上,为此大伯很神气。不管冬天、夏天,他的袖口总是挽起一块,为的是让大家看到他的手表。每天,他的小收音机也是不离手。只要听到街上有收音机的声音,大家就知道是我大伯在溜达。就连去庄上的“人市”(农村人把庄上人经常聚在一起聊天的地方称为人市),大伯也带着收音机。只要大伯在,就会有许多人围着他,听他讲赶大车的见闻。大伯也算走南闯北的人,自然成为庄里的焦点人物,人们都聚精会神地听大伯说一些见闻。每到整点报时的时间,也就是收音机里传出“滴——滴——滴,北京时间几点整”的时候,大伯会高高地抬起手腕,把手表对准眼睛,用相当得意的语气说:“我这表整几点,一分都不差!”接着会说那句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话:“我这表,是上海全钢防震7120手表,太准时啦!” 
  那时候,我还小,不明白大伯的表为什么总是那么准,和收音机播报的时间一分不差!我在家里偷偷地问爸爸。爸爸说:“你大伯的手表一天不知道和收音机对多少遍呢,才会那么准!”我不相信,去他家的时候就留心收音机报时的时候他会不会调手表。经过多次观察,我发现,每到收音机报时的时候,大伯都会迅速调一下他的手表!有一次收音机报时时,他正在洗脸,手表不在跟前,便大喊:“三儿,快把手表拿来!我要对点啦!” 
  我终于明白大伯的手表为什么和收音机播报的时间一分不差了!直到现在,每当看到戴手表的人,我就会想起大伯,想起他说的那句“我这表,是上海全钢防震7120手表,太准时啦”。